重回赛场池江璃花子眼含热泪:最后15米完全没力了

  8月29日,日本东京都游泳特别大赛继续进行,东京辰巳国际游泳馆有超过1万人观看了比赛。

  观众们渴望赛事的正常化,但此刻他们更想看到的,是一个久违的身影。

  一头短发,身形瘦削,池江璃花子与很多人记忆中的那个女孩子发生了不小的变化,事实上,她上一次参加比赛已经是1年零7个月以前的事情。

  2019年2月12日,池江璃花子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发表声明,因为被诊断出白血病 ,不得不接受治疗,之后她再也没有出现在赛场上,距今已经整整594天。

 池江璃花子重回赛场。 池江璃花子重回赛场。

  回到了自己的“初中水平”

  这次东京都特别大赛是池江璃花子的复出之战,她参加了50米自由泳项目,游出了26秒32的成绩,排名小组第一、总成绩第五(本次比赛不设预决赛),但是距离她个人保持的日本该项目全国记录24秒21,慢了2秒多。

  按照池江璃花子自己的描述,“这差不多是我初一、初二的水平。”

  的确,2000年出生的池江璃花子出道以来带给了人们太多惊喜,作为日本泳坛的天才少女,她在多个项目上把持着日本乃至亚洲纪录。

池江璃花子参加复出首战。池江璃花子参加复出首战。

  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上,池江璃花子一人狂揽6金2银,成为第一个在一届亚运会上摘得6枚金牌的游泳选手,并且力压孙杨拿到了亚运会MVP,她被认为是东京奥运会金牌的有力争夺者……

  对比之前的辉煌,一切恍如隔世,但从一个白血病患者到再战泳池,池江璃花子眼前达成的这一切,足以让所有人为之动容。

  走出泳池的一刻,池江璃花子眼睛通红,眼中含着泪花,随后她对着泳池行礼。她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,从巅峰跌落再到重新出发,其中意味着这么。

重返赛场的池江眼含热泪重返赛场的池江眼含热泪

  最低潮时,她想到了去死

  据日媒报道,起初池江是在外训期间感到身体不适,随后回到日本接受检查之后,被诊断为急性淋巴性白血病,就在不到一个月前,她刚刚荣膺日本年度最佳游泳运动员。

  从2019年2月份入院开始,池江璃花子接受了长达10个月的治疗,期间一直使用抗癌药物进行治疗,并且进行了造血干细胞移植,基本没有身体锻炼,而治疗的痛苦一度让她想要放弃生命。

  “这个过程比我想象中的要艰辛数十倍到数千倍,我已经好几天无法进食了。”这是3月份池江璃花子接受治疗半个月后在社交媒体上的感慨,因为化疗的不适,她无法进食,甚至无法看电视、接电话。

  “在我最低潮的时候,我想到了去死。我觉得如果我必须要经历这样的痛苦,我最好还是死了算了。”

  但她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。今年2月份,池江璃花子出院后就恢复了陆上训练,并且在3月17日首次进入泳池“试水”。

  到了7月,池江璃花子在线上直播了一堂2小时的训练课,当时她练习了4种泳姿,游了大约3500米,这次比赛前,池江璃花子又把每周3次的训练频率增加到了每周4次。

池江璃花子经过治疗战胜了病魔。池江璃花子经过治疗战胜了病魔。

  在教练西崎勇看来,“能够首先保证一整年的身体健康最为重要。”但池江璃花子以惊人的毅力迅速恢复着,她回到赛场的速度超越想象。

  对于大病初愈的池江,日本大学文理学院体育专业教授野口智博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:“游泳的感觉可以逐渐找回一部分,但问题是肌肉量和心肺功能,因为患上白血病,体能、肌肉力量的下降会超乎我们的想象。”

  回来已是奇迹,目标巴黎奥运

  专家的判断没有错,“最后15米,我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……”结束比赛后,池江璃花子回忆着冲刺时的艰难。

  但从死神手中抢回时间的她,不会选择在自己曾经最为熟悉的泳池放弃。本次比赛,池江璃花子至少获得了小组第一,并且超越了日本该项目的达标线26秒86。

池江璃花子曾在2018年亚运会狂揽6金。池江璃花子曾在2018年亚运会狂揽6金。

  “我能活着就是奇迹,能够站在这里(赛场)也是奇迹,我赛前没有想过自己能成为小组中最好的,我对此已经非常满意,比起时间(完赛的时间),我为这个第一感到高兴。”

  池江璃花子认为,自己已经走上了回归的正确轨道,“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,我会把这作为我第二次游泳生涯的开始,我意识到自己还有很多问题,如果解决了,我的成绩还能有很大提高。”

  去年7月份,池江璃花子在病房度过了自己19岁的生日,她用各种饰物将病房布置一新,并且戴上了充满喜庆的毛线帽,她表示自己的18岁经历了太多,只希望自己的19岁能多一些美好的回忆。

  如今刚刚进入20岁的池江,就以一种世人无法想见的姿态重新成为了生活的强者。按照她2月份出院时的想法,2024年巴黎奥运会将是她的目标。

  随着东京奥运会的推迟,成功复出的池江是否有了新的目标,旁人不得而知,但目睹这样一个年轻人的坚强与乐观,你很难不对她充满期待。